落翼

Vitas终于回来了。


他曾经失落了很多年,他在距离无论第比利斯还是克林姆林的土地上忙于无聊的选秀和巡演,他卖弄技巧似的大秀他所谓的海豚音,廉价如在市场卖着并不新鲜的白菜,曾经一度神秘低调的他后来频繁出现于这片土地的各种活动,哪怕这里的人并不听得懂他的语言。


他的演唱会是近十年来我唯一参加过的歌手的演唱会,然而效果还不如七年前我在DVD中一睹克林姆林首场的那般惊艳,我曾经那么那么爱他,后来又对他那么那么失望。然而我总是难以忘记他的《歌唱我的母亲》和《永恒之吻》,那俄罗斯海岸边抒情儿悠长的旋律,曾陪伴我2006年整个夏天的黑夜。


后来他不知不觉的走味了,我很难过,我有几年没有再关注他,直到《Mommy and Son》的回归。

我终于捡回那种属于斯拉夫民族的绵远悠长。

评论
热度(2)

画画,同人,偶尔看书,脑洞大

© 落翼 | Powered by LOFTER